欢迎光临~河北拓奇科技有限公司
语言选择: 中文版 ∷  英文版

行业知识

手工印染(菜蓝,做染料,单色与印花工序)

染布,指把布染成需要的颜色,一般是通过染坊(又称染缸坊,染布作坊)完成。20世纪70年代以前,冀东十里八村即有一家染坊,把各家织的“土布”染成“藏青”、“毛蓝”、“水花”等颜色,或者 “麻花”, 满足人们穿戴铺盖五彩缤纷的需要。那时,农村经常见到身背布捆、手持拨浪鼓的接布人,每到一村便摇动拨浪鼓,发出有节奏的鼓声,招徕顾客。接布人从染好的布捆里找出写着取布人家户主姓名的“布印子”,把布交给取布人。接布人接过送染的布,用舌头舔湿“布印子”,从铜笔帽中抽出小楷,写清内容,放入布捆。


民国印染民生

1匹布,相当于1丈6左右,每天染布2000余尺,这时将舅舅请来帮忙。每年的阴历6月底至9、10月是印染旺季,由于气候的原因,此时染出的布质量也好,这时要增加三四口染缸。国产的硫化蓝需在锅底高温加热染布,土靛和洋靛则无需加热,但到了阴历9、10月也要在染缸周围烧火烘烤,防止染缸水温太低。此时也有几个帮忙的,主要是亲戚,这是“艺不外传”的思想使然。这时染活的来源主要是本县、费县东、泗水、邹县、蒙阴、滕县、新泰等。

1. 打靛(阴历6月到7月)
“义聚成”的植物土靛多是买来的,若自己打靛也可得到。提取土靛的过程称“打靛”。

菜蓝
阴历六月至七月底左右,园中种植的蓼蓝,当地称“蓝棵”,长得叶肥硕而浑厚,并呈鱼眼状,这时割下蓼蓝出色较多。

“烧灰”
将割下的蓼蓝捆成小捆,根朝上、头朝下栽满大缸,大缸内约注入二十桶水,缸内蓼蓝棵不能塞得太紧,要能转动。再将泡成豆腐脑状的石灰膏倒入缸中与蓝棵一起沤,夏天沤一天一夜,秋凉时沤2—3天,等到蓝棵叶子烂了,色素已经泡下来再把茎叶捞出,这一过程叫“烧灰”。
“打灰”
茎叶捞出后盛十担水的大缸再加一斤石灰膏,用“打靛耙”由下往上,或由上至下抨打水面,使水靛分开,这叫“打灰”。视蓼蓝棵质量的好坏,含靛量大的可打100余耙,出土靛染料八斤左右,含靛量少的可出四、五斤。若打灰时间过长,超过200余耙则出靛量少,但质量好。

“起靛”
打灰完毕使其沉淀,将上面的清水和杂质倒掉;再找一块布,下面铺草木灰、将沉淀物倒在布上,水分下渗被草木灰吸收,布面上便成膏状土靛,用刀切下便可使用,这叫“起靛”。

“看靛”
有人将土靛送货上门,染坊要看土靛质量的好坏,叫“看靛”。取一点靛粉放到蒲扇的一个条格上,用手指抹开看土靛的光泽,确定蓝靛的深浅程度以及含石灰的量。蒲扇的条格上并置排满了先前买过的土靛,后来的土靛可与原先的土靛比较质量的好坏,蒲扇既方便又实用,不仅用来纳凉还可用来看靛。

下染缸
蓝靛取来后下染缸,蓝靛色素不溶于清水,不仅要将蓝靛放到先前染布或摆布用过剩余的浅蓝色水中,还要利用还原剂的作用,使蓝靛溶解于碱性水中,成为隐色体,即黄色液体,才能被纤维吸收。取来的蓝靛放在蒲扇上看其中含石灰的多少,质量好的放入染缸时可再多加些石灰膏,质量差的说明已含较多的石灰,可再往染缸中放少量石灰膏。染缸中染料的配比是盛20桶水的大缸加10斤土靛,2斤石灰块溶于水的糊状的石灰膏,再加10斤左右的土碱。这是土靛的质量较好时,若土靛质量较差,则需近20斤左右的土靛,石灰膏酌量减少。


土碱
土碱在当地叫“柴碱”,是从柴草灰中提取而来。土碱的提取叫“淋灰水”,即将草木灰加水,放在细密的布袋中加水淋,也就是挤压,挤压漏出的水放在铁锅中烧火加热熬,水挥发后锅底结成糊状的半固半流质物质就是土碱。这种土碱有人专门提炼,染坊可买可换,当地染坊流传的“柴禾换青灰”,也就是用料柴换柴碱。


“靛花”
将蓝靛、石灰膏、土碱按一定的比例放入染缸中,一起搅匀,才入缸时充分溶解,为黑色,放置一天一夜颜色由黑变黄,侯贺吉老人称其为“屎黄”色,搅动时泛起的泡沫俗称“靛花”,为蓝色,有靛花时即可将布下缸染色。在下缸染布之前,仍有几个细节不能忽视。




下缸染布之前

1.抽“靛脚子”
首先要抽“靛脚子”,即将染缸中剩余的老染液沉在缸底的沉淀物用抽水葫芦抽掉。抽水葫芦由中空的葫芦瓢做成,葫芦底部有一方形细孔,顶部有一竹管连接至葫芦腹内。使用时先用手捂住竹管上口,将葫芦按入缸底,将竹管上口松开,靛脚子被吸入葫芦,灌满后再捂住上口,将葫芦提出缸外,再松开上口将靛脚子放掉。另外在下靛时将土靛倒入箩中,在缸水中反复淘,使细靛漏下去,粗草滤出,再放柴碱和石灰。

2.“看缸”
观察染缸中染料的颜色叫“看缸”。当配好比例的缸水放置一天一夜后,用看缸碗舀起缸水看是否已泛黄,若缸水呈香油黄,则染出的蓝颜色深;若呈姜黄则染出的蓝色浅。检验的方法是用手指点一下看缸碗中舀出的看缸水的水面,如果水面有一层油状物,手指点时如同波纹一样往四周晕,且缸水变黄,即可下布染。如果用手指点时水面没有变化,如一潭死水不往外晕,缸水不黄,说明缸水含石灰量大,不能染色。解决的方法是用下过酸水的白布下到缸水中浸泡,带出缸内的石灰,若缸水仍不变黄,就再放酸水泡蓝的白布多带几遍,直到缸水变黄,并泛蓝花即可染布。检验染缸中碱的数量时,用拇指和食指搓一下缸水,若发涩不润滑,需加柴碱,后来又采用食用碱;若缸水润滑适中,且不太滑,说明碱的数量适宜。

如果蓝靛、土碱、石灰膏和缸水混合后达到上述颜色和质感的要求,说明缸水可用。如果是将白布染成一般的蓝布,可用“浑调”。缸水上部的染料为“缸梢子”,底部杂质为“靛脚子”,染一般蓝布时将缸梢子和靛脚子搅浑在一起即是“浑调”,浑调不太影响染白布的质量,因为染完后还要入摆缸中摆布,摆完有时还要浸酸缸。但浑调不能用来染花布,否则影响花布质量。

3.如果染一般蓝布,在下缸之前白布要先经处理。
原土织白布中含有浆糊,即染布前浆线、刷线用的稀浆糊,要在清水缸中浸泡几个小时泡去浆糊,缸中也可以是浸泡过白布的发酵的、含少量酸质浆糊的酸水,浸泡后取出折叠成长方形,取长约一米、一面平、一面半圆的枣木或其他硬木料做成的木棒槌,用平的一面,并排着用力砸布,要排匀了砸,使白布充分均匀受力。然后再将白布放入酸缸水中浸泡约一天,使白布中的浆糊充分浸泡稀释并脱落干净,再取出放在石板上用木棒槌捶打,然后将白布卷起斜倚到木棍上,控水至半干时,将布扯开,左手握住一端,右手一截一截往左手上送,并顺势抖落,一遍抖落完毕,再将布折成方卷,握住布卷的两端在凳子上用力摔,头尾反复颠倒转换摔打,最后再抖落一边,折叠起来等待下缸。

4.担缸板
下缸染时将折叠起的白布放在横置在缸沿的如长矮凳形的担缸板上,找出布的一端先放入染缸中,然后顺势顺次用一根木棍斜插担缸板上的白布入染缸,在缸中白布仍成松散的折叠状。用木棍下缸时一插一尺,速度要快且不能停顿,特别是染缸中“色大”(即颜色浓)时,一次快速下完后,用手在染缸中找出先下去的布头翻转倒过来,再快速由头至尾依折叠顺序在染缸中顺着走一遍,也就是再依次折叠一遍,使其染色均匀、充分。

这一切进行得速度要快,并视染缸中颜色的大小以及白布要染成蓝色的深浅程度,确定白布在染缸中浸染的时间。若浸染合适,从染缸中捞出布头,除去大量水份放入摆缸中摆(涮洗)干净。除水时手拧太慢,又易使布产生皱折而染色不匀,便将染过的布从专门制作的带孔的竹桶中拽出,递给后面的人,后面的人接过布立即抖落均匀(也就是“磕布”),再放入摆缸中摆。竹筒上的孔要大小合适,拽布时不紧不松,太紧布拽不动,太松布上的水份下不来。后面接布的也要配合默契,才能使染过的布染色均匀而不花。当布刚从染缸中出来时为黄色,抖落时由黄变绿,再从摆缸中摆出时是蓝色。

5.摆布
摆布要两三遍,在第一个摆缸中摆叫“浑摆”,在第二口缸中摆叫“清摆”,如果两遍摆不干净,可最后放在酸缸水中再摆一遍,在酸缸中摆还起到固色作用。摆布的目的是将布上的浮色和杂质涮洗下来,使布的颜色均匀、清亮。

“浑摆”的摆缸中的水因摆的遍数多了,时间长了水的颜色变蓝,又可作染缸用。当布摆净后再将布折叠成细长方形,下端立在木板上,上端倚靠在木棍上,将水控出,然后搭到高处的木棍上晾晒,晒干后取下磕布,即将布折叠起来即可。当然,作坊中染布时是大批量作业,染布、磕布、控布、晾晒都有较大的量,工作程序有条不紊,忙而不乱,场面也较壮观。


印染之后的颜色

第一遍染出的白布是浅蓝色,称“玉白蓝”;晾干后再浸一遍,蓝色就深一层,浸染的次数愈多,染出的蓝色愈重。侯贺吉老人称,一遍为“玉白”,两个(遍)玉白为“毛蓝”,两个毛蓝为“深蓝”,两个深蓝为“缸青”。缸青色最重,染的遍数也多,但色泽深沉透明、干净清亮,而且布的表面有光泽,就像现在的防雨绸侯贺吉老人的祖父曾穿一件缸青色马甲,染布时常捎带染一遍,由于染的遍数多了,色泽清亮,表面光滑。当时用植物油灯照明,老人年龄大了,行动不便,点烟时将油洒在马甲上,一般的棉布沾油后会沾染灰尘,形成油污,而且不易清洗,老人的缸青马甲沾油后竟无变化,好像将油吃掉了,不留丝毫油污。

“踹布
当白布染蓝晾干以后,还有一道工序,即“踹布”。踹布是将蓝布滚压,使之产生光泽,布面滋润亮丽,增加蓝的色泽。其工具及方法是:将印好晾干的蓝布卷在一根直径约10厘米的枣木或其他硬木棍上,放在平整的石板面上,取来底平、两头翘、长约一米有余、形似元宝的石质“踹布石”,踹工双脚叉开踩在踹布石两端,左右脚分别用力,踹布石来回滚压卷起的布,每次只能滚压一卷布,最后将布展开则表面既无皱折,也不再粗糙,并具光泽。

印染花布的程序 (控布,磕布,晾晒,刮印)
上述是白布染蓝布的过程,而印染花布的程序又有不同。首先也是将原白布折叠卷成捆,放在酸缸中浸泡约几小时,将布上的浆糊浸泡下来,取出放在石头上用木棒槌捶匀,再立起来控水至半干;然后抖落开,磕布折叠,再抖开上架晾晒。晒干后扯下再磕布折起,用一根木棍从布匹的一头开始卷,卷成捆,放到木板或桌面上用漏版刮印浆剂防染图案。




手工染布工序

染布前需先煮,使布浸水去“浆(此读jiàng)力”,同时调配颜色。染布因用染料不同,染法也不一样,主要有浸染和煮染两种。

土布织好后,需要印染,否则无法穿着于外。章丘织机多,故而染坊也多,仅绣江河两岸,就有南王、前营、三盘、查旧、侯家、西皋等多处染坊,今择其中一处而道之,以窥旧时染坊之貌。

1.筛锣收布
查旧村是故乡之邻村,小时常有筛锣收布之人穿行于街巷之中,一问多是查旧村人。说起查旧村的染房,可谓历史悠久。据说在清朝中期,该村就有牛、马两户人家从事染布行业,生意兴隆。民国以来,其后人马运鸾、牛其福将其做大做强,周围十里八乡一提起查旧染坊无人不知。解放后消灭私有,政府将其大锅、染缸抄没,念其有一技之长,免除田间劳作,仍从印染之工,故而技艺得以流传,但此时已是集体的副业了。其间多有贫下中农进入,名为社员,实乃学徒者矣。

染坊学徒,需从收布送布开始。就是骑着自行车,带着铜锣,到各村收取群众家中待染之布,同时将上次染好的土布送货上门,顺收劳金。收布打条,需要丈量,起初是带着木尺量,后觉不便,干脆伸腕,伸出胳膊一量就知多少。咱们老百姓自织土布面幅窄,一尺8寸顶一尺,洋布是机器织的,面幅标准,一尺顶一尺。收送布时黎明即起,从染房驮着满满的一自行车染好的布料穿行各村,连送带收,中午从老百姓家找点水喝,在墙根处或树荫下吃点自己带的干粮,因为干染房是属于技术工,工分比在地里干活略高,能挣十二分,下乡送布还发两毛钱的“水钱”,但是也不舍得花。一天下来往往串二十多个村,能收三四百尺布,死沉死沉,绝非轻快活路。

再说印染,从各家收上来的布要按人家要求印染,那时人们的服装色调单一,一般都是青蓝两色。靛蓝靛青多为有机染料,由蓼蓝的叶子发酵而成,浓即成蓝,淡即成青,也有人工合成。

2.印染前 甩布
印染前,需将收来的布平放于大缸之中,倒入清水,上面压上竹皮和石块,清水需漫布2-3公分,浸泡一宿,使土布上的仔皮和黑点松动。次日捞出,将整块布摔于木桩之上,这叫甩布,作用是将白布上的籽皮、黑点以及线头急速摔掉。


3.调色
调色,一是调配单色的深浅。如靛蓝可以染出翠兰、天蓝、海蓝、毛蓝、深蓝等多种蓝色;红花饼可以染出桃红、水红、莲红、大红等多种红色。单色的深浅是凭经验调整染料与水的比例。二是搭配复合色,或称中间色。如用靛蓝和红花饼可以配出橘红、杏黄、橙色、紫色等;用靛蓝和黄檗可以配出葱绿、大绿、草绿等。有红、黄、蓝三原色,可以调出五彩缤纷的各种颜色。
把染料放入缸或锅内,加入适量的水后,用“缸棍子”不停地搅拌,待染料充分溶解时,用“看缸碗”舀出观察,认为颜色合适为止。如用靛蓝染蓝色,染料入缸后,搅拌到染液呈香油黄时即可染布。新开发搭配的颜色或经验不足,可以用白色布角染色试验,不满意则增加染料或水。


4.配料
其后配料,深蓝一般是三斤颜料配一斤固体火碱,青布一般是一斤颜料配三斤固体火碱,先将火碱化开,用木棍搅动,火碱融化不好极易烧布,然后放入大锅中煮一个钟头,出锅后把布放在刮板上,两人用力拉,再有一人用竹片在上面刮,直到布没有粘性没有桨糊为止(因为织布时为了布料结实线子都在面糊浆过),后放入缸中漂洗。

漂洗
也用好几个缸,先混水,后清水,飘洗的第一缸颜色浓,不能浪费,须倒入锅中再用。除了染白布外,也染衣裳。那时衣裳穿久褪色,讲究一点的群众就送到染房里再染,穿上跟新衣无异,一件衣裳只收四、五毛钱。


5.煮布
煮布就是把要染的布放入清水锅中煮,目的是使布尽快浸透水,除去经线的“浆力”(经布前煮线所致),使布易着色,染色均匀牢固。布入前锅,水温烧到50℃~60℃即可。此道工序可以与投料调色同步分别进行。



6.浸染
浸染就是把布浸入调好颜色的缸中上色。清水煮过去掉“浆力”的布从锅里捞出控水晾干后,放入染缸中浸泡适当的时间,让白布充分吸收染液中的颜色,捞出放在担缸板上,略沥浮水再用木桩、木棍拧,然后搭在晾布架上晒干。

如用黄檗染黄色,用莲子壳染褐色,用槐花染绿色等,均为浸染。用蓝靛染蓝色就是最具代表性的浸染。经煮去掉浆力的布放入调好颜色的染缸里,浸泡半小时,捞出拧去水分上晾布架晾晒。经风一吹,布就渐渐地由黄变绿,最后变成蓝色。染坊的行业对联“竿头悬翠色,缸内起金花”即是对此的生动描绘。这种蓝色称玉白蓝,也叫月白蓝、水花蓝。晾干后再染一遍,蓝色加深,浸染的次数越多,染出的蓝色就越深。染一遍的称玉白蓝,两个玉白蓝为毛蓝,两个毛蓝为深蓝,两个深蓝为“缸青”,也叫藏青。缸青色最重,深沉透明,干净清亮。

这种单色印染较为简单,印染花布就麻烦了。先把豆子在碾盘之上碾成豆面,再加入生石灰混成糊状,然后将带有镂空雕花的印板置于布上,将糊状的豆粉刷在镂空印板上,镂空部分即粘豆粉,将这些布料放入大锅中煮,待布晾干后,用竹刀将凸起的豆粉刮掉,因为有豆粉的部分不能着色,这样就露出青底或蓝底白花的图案,所印花布典雅美观,朴素大方,是人们做褥缝被的首选布料。也因为多了这么一套工续,加工价格自然要高,印蓝花布是四毛钱一尺,印深蓝布是两毛钱一尺,印浅蓝布是一毛八分钱一尺。


布头缩水
干买卖就要讲诚信。自家土布印染时遇热时缩水,一丈布最少要缩二、三寸,这些须事前跟人家说,以免产生误会,有些细心的主户悄悄在布的两头缝上几针做标记,以防染房里偷裁布料,但这样的事情从未在查旧染房发生。

7.煮染
即加温染色。有的天然染料不是先加工提炼,而是与布料同时入水,必须加温方能使植物中的颜色尽快析出,再由布料吸收。还有的是两种或两种以上植物作染料,同时入锅煮,使各自的颜色析出并融合混色,布料吸收的是理想的调和色。如染足青,即用栗子壳或莲子壳与布同煮一天,沥水后再加铁砂、皂矾煮一夜。染大红,即用红花饼、乌梅与布料同煮,再用碱水澄清几次,或用稻杆灰代替碱澄清。化学染料投放市场以后,基本全是用煮染的方法,着色快,染色牢固。

8.漂洗
染好的布晾干以后,要用清水漂洗去掉浮色。一般漂洗二三次即可。漂洗干净,拧去水分后上架晾晒。晾晒时,把布的一半左右折叠,用竹竿顶起,支向晾布架横杆,出溜到杆的另一面,用臂挎散着的一半留在人站的一面。如果布过长,可以把两端分两次支向对面,中间二分之一留在这面。


9. 晾晒
布料染好后,需要晾晒风干。每个染坊后面,都有一处大大的晾晒场,里面密密麻麻得扎有晾架,晾架由粗竹竿扎成,约有四五米高,上面晾满各色衣物,所谓“缸中染就千机锦,架上香飘五色云”是也。将湿漉漉的一匹布抛于五米之上,头不能打搅,尾不能着地,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,不仅需要力气,还需抛技,远非一日之功。布料搭上架后,不合适的再用竹竿挑挑,漫步高垂的花布之中,心内顿生喜悦之感。微风吹过,布浪翻滚,蓝靛飘香,也蔚为壮观。

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旧俗亦随时代的推移而消失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土布逐渐没有了,染坊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只有那飘荡在街巷之中的筛锣之声,偶尔还会在人们的记忆中响起。

10.碾布
也叫踹布。为了使布平整滋润,色泽亮丽,染好晒干的布需要碾,相当于现在用熨斗熨。将要碾的布喷些水,使之略微湿润,然后卷在卷布轴上,将卷好布的木轴放在平整的“底板”上,再把碾布石横放在布卷上,与卷布轴垂直。碾布人手扶木架,双脚踩在碾布石两端,交替用力。碾布石来回滚压轴子上卷的布,直到布碾的平整光滑,没有褶皱为止。






蓝印花布——麻花工序
麻花是冀东对印染麻花布(蓝印花布)的俗称,属于防染漏花。麻花,除用染单色布的设备外,主要的工具是“麻花板”。


1.雕版
将毛边纸放在平整的木板或石板上,上面刷一层稀稠适度的糨糊,然后盖上一张毛边纸,用刷子荡平,擀出气泡,再刷一层糨糊盖上一张毛边纸,如此将四层毛边纸粘合在一起,成为纸板。纸板晾干后用重物压平整,在上面画花鸟鱼虫等图案,或用复写纸把图案透在纸板上,前者称描样或画样,后者称过样。按图案雕刻完毕,双面刷桐油,晾干备用。

麻花版的图案寓意喜庆、吉祥,如花开富贵、丹凤朝阳、吉庆有余、招财进宝、麒麟送子、五福捧寿、福寿延年等。染坊所用麻花版,多为购进,少有自雕。昌黎、宁河等地均有专业雕刻麻花版的手艺人。宁河县的麻花版花纹图案款式新颖,刻工精细,质量好,颇受客户欢迎。每个染坊备有麻花版十几套(张),多者上百套(张)。遗憾的是,这些曾具有实用价值的艺术品,已经湮入历史长河近半个世纪。

2.调汁
即调制“防染剂”,主要原料为石灰粉和大豆面。石灰粉与豆面的配比,要随季节和染液温度的变化酌情调整,温度低则适当增加豆面的比例。一般夏季为7:3;春秋1:1;冬季1:2。还有的加鸡蛋清儿解决温度低防染剂粘度小的问题。若是在防染剂中加些鸭青色,印染出的图案则白中稍带青色,更好看。生石灰粉和黄豆面按比例混合在一起,加适量的水调成稀稠适当糨糊状。稀了晕版,稠了糊版。

3.刮版
指通过麻花版把防染剂漏涂于布面上。被面、褥面、门帘子、包袱皮等均系组合图案,要按图案的组成顺序依次刮版,在布料上形成一幅完整的画面。布面平铺于台案,麻花版覆其上,用木制刮板将防染剂漏涂于纹饰中。开始刮涂,刮板与麻花版大体成45°角,刮着防染剂走;图案抹满后,刮板与麻花板大体成直角在版面上轻轻堵漏找匀,清理图案外的多余防染剂。刮涂防染剂还要掌握好速度和力度。太快太轻图案内不严不实,太慢太重不出活儿,且会损伤麻花版。

4.晾晒
防染剂涂好后,轻轻掀起麻花板,以清水清洗,用软抹布擦净,晾干保存。涂好防染剂的布料,轻轻搭于晾布架上晾晒,切勿将布面上的防染剂碰掉,否则影响印染质量。晒干后才能染色。

5.染色
将防染剂晾干后的布料从晾布架上取下,无图案一面朝里对折,再折成小叠,即可放到缸中浸染。切忌防染剂蹭掉不能防染。麻花要用“缸稍子”,不能用“靛脚子”。缸底的靛脚子(沉淀物)影响麻花的质量,要用染液的上半截。在染缸的中间部位放置一个编有网状麻绳的铁圈——“缸罩子”,用以托住麻花布,防止“花达”,保证质量。布入缸后,用双手在染缸中顺着对折的一头将小叠一折一折平行于水面倒过来,再倒过去,倒二、三遍,使布面均匀吸收染液,约十几分钟。充分吸收染液后,从对折的一头开始取布,一截一截折叠起来放在担缸板上,花纹图案朝外,再倚靠木棍将折叠的布戳在板上,控出大量水分,也可放到一摆二摆缸里摆水,在酸缸里固定颜色,最后搭在晾布架上晒干。麻花布的底色从染缸中捞出时为黄色,渐渐变绿变蓝。晒干后刮掉防染剂即可。

用蓝靛麻花属于浸染。后使用化学染料硫化蓝,则需在锅内加温至80°左右才能染色。温度不宜太高,否则将防染剂中的黄豆面煮熟会脱落,失去防染作用。另外,需适当减少黄豆粉的比例,石灰粉与豆面的比例大体为2∶1。20世纪60年代,又出现了一种在防染剂中加染料,用另一种染料(指非常用的蓝靛)染底色的麻花布。这种染法,两种颜色搭配要合理,使其有明显的色差,又柔和亮丽。

此外,还有一种“捽花布”,即“扎染”,等同于前文提到的“绞缬”。即在布面上通过绑缚、缝扎酌情防染,染出梅花、菊花、竹叶等各种图案,浸染后松绑即可。由于绑缚、缝扎的松紧不同,面积不一,纹理有别,图案错落有致,染上的颜色有深有浅,使纹饰漂亮,细致,更有灵气。